赌场飞牌,我的三爸和故乡

2019-12-26 16:50:34  

赌场飞牌,我的三爸和故乡

赌场飞牌,三 爸 与 故 乡

文/李向伟

儿时,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每年的腊月间,三爸在故乡的小巷里用一根木头,两头横担在两边庄墙上,拴上两根棕绳绑在耕地用的驴拉板上,架起一个简单的秋千,我们的童年便在寒风里荡漾起欢快的笑声……

据老人们说,我家的老庄院很宽展,可能是祖上地广人稀,再者光阴好的时候,四面都修了房,中间还留个大花园子。后来经过爷爷一辈分家及社会变革,或是家业衰落,只有南面主房留了下来,东西两面一边成了窑,一边是简易的小瓦房,整个北边,原来的祖产倒塌后就空了下来,平时晒晒庄稼、秸杆等柴烧物,晒干后,整齐地垛了起来。冬天下了雪,柴垛上挂满了冰柱,我们常用手掰下来玩耍,或用舌头去舔,总有一股草木的味道。

太阳出来了,大人们蹲在柴垛旁一边晒暖暖,一边谈古论今,孩子们只一味的疯跑,各自自己的营生。这时三爸会拿高梁秸秆编玩具:把皮拡成条,把芯截成段,然后就用皮和芯组结成各种造型,制作最多的当属眼镜和乌纱帽。我们人手一套,戴着眼镜和纱帽晃悠,直到眼镜坏了,纱帽烂了,偶尔会引发争抢,一天的时光不觉间在欢声笑语和哭哭闹闹中结束了。

其实风车才是三爸最拿手的,我是父亲这辈中的长子,深受叔叔们宠爱,每年清明前,三爸总给我做个风车,我迎着风,举着风车在村里转一圈,吸引了一大帮小伙伴跟在屁股后面满巷子、满田梗上和苜蓿地里疯跑。有时三爸兴致来了,会做三四个绑在一根竹杆上,跑起来哗啦啦地响,挟裹着苜蓿花或油菜花的清芬,把故乡的春天搅动,把我的童年放飞。

还有,三爸走亲戚喜欢带着我,一路上给我讲沿途各村的历史,传说和逸闻趣事。培养了我对乡土文化的认知和永恒的故乡记忆。

听三爸讲,爷爷早逝,奶奶32岁便守了寡,除了出嫁的姑姑外,父亲是长子,那时才十一二岁,四爸和五爸尚在襁褓之中,年幼的父亲只好辍学下地劳动,二爸给富裕人家当长工放羊,三爸便成了家里的掌柜的,从几岁起就开始相帮着奶奶料理家务,掌管家事。

过了几年,父亲上窑街当了工人,二叔参军去了福建。家庭的掌柜自然就落到了十四五岁的三爸身上。那个缺吃少穿的年月,大多数农民都非常贫穷,更何况孤儿寡母、缺少劳力的我家,衣衫褴褛自不用说了,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家人处于半饥饿状态。

有一次,眼看就晚饭没有着落了。三爸去地里干活时,一脚踩开了一个瞎瞎藏(田鼠储存洞),掏出了近一筐子土豆。解决了一家人数顿吃食,免糟饿死之灾,也可能是天可怜见,不绝人之路。

五爸小时候,奶奶下地干活时,把五爸放在院子里,自己一个人爬来爬去玩。三爸在挑粪的间隙,进来嚼几块干馍馍喂他吃,就那样也长大了。

又过了几年,我母亲嫁了过来。家里便多了一个帮衬的人。后来二爸结婚,二妈带着她孀居的母亲,只好分开单过了。其他弟兄四个,一直等到五爸生了两个儿子,才商量着把分家了,这是后话。

未分家之前的我家,是一个有二十几口人的大家庭,这时的奶奶,共有八个男孙14个女孙,加上父母和八位叔婶。每天吃饭的时候,一个屋子里是盛不下的。奶奶和叔叔们坐在炕上吃,婶婶们有的站在地上有的站在门外廊沿上,小孩们大一点的在就在地上或院子里边玩边吃。总之到处都是人。有打仗的,逗笑的,吱哩哇啦得地很是热闹。天气好的时候,全家都在院子里吃,把半个院子扫得干干净净,奶奶坐在主房的门槛上,叔叔们就围在奶奶周围。婶婶们东一个西一个或坐或站着,我和弟弟妹妹们东一堆西一堆扎堆吃。

吃完饭了,媳妇和孩子各回各屋,奶奶和叔叔们或拉些家常,或处理一些家务事。总是这个说一句,那个说一句,都把意见说出来了,最后由奶奶和三爸做出决策。记忆中三爸一直话少,但讲话掷地有声,很有权威,他的意见一般没有人敢反驳,所以最后的主意总是他拿。

大家庭中事无巨细,包括红白喜事、礼尚往来,村子里的人情礼仪,或者家庭邻里矛盾的处理,包括给我们及婶婶们每年所买的衣服,都要公平公正的商讨。那个年月,主要以温饱为要,衣服呢,每个孩子每年做一套新衣服,夏天改单,冬天加棉,大的穿旧了,小的再穿。

由于家口大,再加上孩子们又陆续上学,大家庭经济一直很紧张,全凭三爸精打细算才能维持。在大跃进时期,村村都挖防空洞,三爸不经意间挖出了一小罐银子,每每缺粮断顿的时候,便打发四爸去银行里兑几块钱。在黑市上买点粮食,度了好多年饥荒。后来五爸订亲,彩礼钱不够,还拿出几块顶了彩礼,据说三爸只留了两块给自己做纪念,其他的全部拿出来,用于大家庭的生计,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现今想起来,在那种艰难困苦的境地,三爸的做法是多么的弥足珍贵,令人感怀不已。

一直穷困到1979年 ,包产到户以后,吃饭才基本上达到温饱的状态。兄弟几个这才商量把家分了,因为没有能力另立庄园,暂且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只是各过各的日子了………

大家庭虽然分了,但是家务事并未完全分割。父亲常年在外当工人,五爸在公社拖拉机站工作,后又改行做生意。包产到户时,我们五家分得一对牲口,所以耕种的事还是在一起,由在家的三位叔父担当了起来。而且每一家的耕耘计划 ,还是要请教三爸,包括下种的季节和收割的日子 ,还有对外的交涉,包括红白喜事的代理,还是三爸承担着。

三爸三妈育有七个儿女,在我们五家里面,生活算是最困难的一家,由于孩子多,吃饭碗都不够,筷子都是拿高粱秸秆,每次吃饭时,用辣椒和韮菜腌点咸菜下饭,三爸几乎很少动筷子,就是为了让儿女们多吃一口。

后来,其他几位叔叔,都变翻着去做点小生意,我和父亲都当工人,虽然穷困没有大的改善,但相比三爸家来说,日子都要好过一些。但三爸依旧耕种着大家的土地,包括很多重体力劳动,还是他去完成,一直无怨无悔,从来没听见他抱怨过什么。

我们家老院子的东北角,有一座二层的小高房。是三爸一个人用背斗背土修起来的。

据说那时候农村有讲究,别人家有高房会压着另一家的风水,村子里陆续有了几家高房以后,三爸就急了,彼时,四爸和五爸尚在上学,父亲和二爸一个当工人,一个当兵,三爸就自己一个人背土修起了一座高房。后来老院子分家时分开给五爸,那些年他做药材生意挣了一些钱,在万元户时代,成了真正的万元户,便开始大兴土木,动工修建房舍。父亲曾建议把那个高房最好留着,因为三爸当年修的很不容易。但当新房子修起来以后,再看那个高房,实在显得有些土了,最后还是没能留住……

从我记事起,三爸就是全村人的红白喜事总理。谁家有红白喜事 ,包括村子里的民间活动,敬神接秧歌等,基本都是三爸在主事。

红白理事的总理并不好当,首先懂得很多礼仪和风俗。包括接亲待客,烧香跪拜,安席排座,都不能出一点乱子。稍有不慎,会引起客人的不满,有些人甚至当场就闹将起来。也会引起邻村人的笑话,话说这个村子里没有能人,或贬低这个村子里的人不懂礼数。

尤其白事,还有很多迷信的讲究。一旦出现失误,大家会认为祸延子孙,所以不能有半点失误。

据说那时三爸的总理当的远近闻名,村里不管辈份大小或年龄长幼,都乐于听从三爸的安排,对分派的工作都积极完成,都无怨言。

那时的人都比较穷困,红的事都办得拮据,所以来客多少,亲戚朋友,庄间邻里,娘家,外家,重外家,每个来客都要估算得八九不离十,根据来人再确定安置席口,採办食材酒水等。

来什么人,什么人去接待,什么人作陪。在谁家歇缓,桌椅板凳借用等等,总之一切都交给总理,主家不再过问。

当然,尺算不准的话,准备多了主人会报怨浪费,准备少了主客都埋怨没招待好。所以精打细算是三爸这个总理的长项,连烟怎么发,酒怎么敬,都要有度。事情即要办得排场,不丢主人的脸面,还要节省,体会主家的境况。所以那时村事在三爸的感召和管理下,村人养成不多吃一根烟,不多喝一杯酒,齐心协力把事办好的习惯,在方圆几个村庄里得到很高的评价。

改革开放前的灭神运动,把方圆所有的庙宇和神像全部拆毁了,只有主管我们的方神神像被社里几个人藏了起来,那个年代,这种事要是被发现了,会有牢狱之灾。后来才知道,有些时段,方神就在三爸家藏着,因为怕被人发现,经常偷偷更换地方,有时一夜要抬着走几十里地。后来宗教政策放开后,三爸便是神头里的几个重要人物之一。刚放开时,被封禁了几十年的传统文化和宗教活动逐渐解禁,农村文化生活开始丰富多元起来,尤其是延续了数千年的春秋祭祀活动。我们老家称为春台和秋台会,春天祈祷风调雨顺,冬天庆贺丰收喜悦,用敬神的方式把生活的美好愿景寄望于上苍的恩赐。每年春秋两季的敬神大会,各村都要排队。有时你争我抢,矛盾不断。三爸居中调停,无有不服。

老家是儒释道三教归一,这里的人们讲究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也信奉道家的阴阳五行八卦和鬼怪神仙;又信行佛家的众善奉行,诸恶莫作和因果报应。虽然对教义宗旨不甚明了,但行规仪式在各种场合均有讲究,而且相互融合。尤其老人去逝后,待客接物,祭奠仪式都是儒家的仪规;出殡安葬,超度又与道家佛家相掺,庙宇里也是诸佛神仙山神鬼怪各有坛场。

听奶奶讲到她这辈,我家信佛已是五代人了,后来经历“文革”灭神和“破四旧”运动,家里的佛像全被没收了,各种活动仪式全部中断,我的一位堂舅舅因为念经被扣上大搞封建迷信活动而被判刑劳改,十多年后无罪释放,但已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了。故我们小的时候,大人们对这类事都是讳莫如深。虽然有时候也有些请神,跳神,擦冲气仪式存在,但不给我们讲什么意思,而是叮嘱千万不能外传。

我们家有一祖佛像,释迦牟尼佛和两个侍协,迦叶和阿难二尊者,还有一个木制莲台。据传是我家某位祖先在陇西钟鼓楼请来的,推算雕刻年代应在明朝以前。小时候发现经常被藏在秸秆堆里面,我们玩躲猫猫发现了,感觉很害怕。后来三爸就给藏在门前瓦窑上的水冲洞窟里,一直到改革开放后,三爸才取出来,可惜有一尊被水冲入泥中,手部有些残缺了。

我们从小就耳濡目染了很多所谓迷信的教化。而且奶奶对父辈们的教育也多是与世无争、心地善良为要。虽说父亲弟兄五个,也从来没发生过仗势欺人的一言半行。尤其三爸在村调解纷争,都是以理服人,以德服众。无论家事村事,都让众人心服口服,就是个别泼妇和痞霸,对三爸也是很畏怯的。

三爸一没有上过一天学,可以说目不识丁。但他记忆力特别好,对农耕稼穑都很懂。什么季节种,什么时候收。二十四节气对应的什么事物都很清楚。对农谚口诀和俗语都滚瓜烂熟。对五行阴阳的请用,和农村人生活生产有关的事务,都很在行。

三爸虽然没有文化,但他对文化和艺术情有独钟。喜欢收藏些字画,也喜欢养些花草,树木,盆景等。虽然那时候的老院子很是破旧。但我们家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花园,里面有各种菊花,兰花,还有一簇茂盛的竹子,这些都是三爸的杰作。我上小学时,学校的学生来我们村劳动时,听说我们家有很多好看的花,都会来家观看,让我很是骄傲!受三爸影响,老弟兄们都喜欢侍弄花草,遗传到我们这一代,大多也喜欢养些花花草,收藏些字画。

二零零零 年,五十六岁的三爸积劳成疾,终于病倒了,其实早几年三爸的身体就显现出不好,因为没有钱,压根没去正规医院检查过。等到病情着实重了以后,县医院说是胃癌,也没再上兰州或西安大医院继续检查治疗,就那样抬到家里,一直熬到去世。

三爸病重时我去看过一趟,由于那时正遇国企职工下岗潮,在天津打工的我,自己的生活尚无法维持,到三爸去逝时,实在没有经济能力再去给他老人家送终,一直让我很是遗憾和悲伤。

而今,知天命的我,忆起当时的情景,常感慨万分,三爸的一生,是贫穷的一生,艰难辛苦的一生,但他高洁无私的人品,丰富的精神力量,一直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

作者简介:

李向伟,甘谷安远人,书法、文学爱好者,现居山东。

文中配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随机推荐
  • 先锋集团下调十只ETF管理费 涉及规模1760亿美元

    先锋集团下调ETF管理费关于基金价格战,海外同业每天给我们上演教课书式的案例。先锋集团近日宣布降低十只ETF的管理费,该十只ETF管理规模为1760亿美元,其中先锋FTSE新兴市场ETF管理规模为630亿美元,该基金的管理费率由0.14%下调为0.12%。先锋FTSE新兴市场ETF的管理费,将进一步低于其竞争对手贝莱德安硕MSCI新兴市场ETF的管理费,安硕MSCI新兴市场ETF的管理为0.67%[详情]

    发布时间:2020-01-08 11:57:59
  • 三季度财报“亏”字当头 半数车企销量目标完成率不及六成

    连日来,车企三季度财报纷纷发布,多家车企“亏”字当头,仅有少数车企“飘红”。其中,神龙汽车前三季度销量仅2.9万辆,同比猛降55.51%,全年销量目标完成率仅为38.74%。相关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吉利汽车已完成全年销量目标的70.45%,这一数据也优于许多合资品牌。江淮汽车的表现则差强人意,前三季度累计销量32.08万辆,同比下滑11.27%。[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29 15:49:04
  • 江西老表,吃辣能排第几?

    70秒,看见瑰丽山河。看见,亦是超越所见。用70秒看见70年的变迁,每个省份都有独特的身影。[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30 09:13:01
  • 对标奥运标准,军运会开闭幕式翻译零误差!揭秘背后“亲爱的翻译官”们

    他们就是军运会翻译中心所辖的英文审校专家以及翻译团队。10月27日,华中农业大学秦军副教授在军运会翻译中心指导翻译工作。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军运会请来国内重量级翻译专家现场坐镇。通讯员张轩 摄 军运会开幕式惊艳世界。为了把好开幕式翻译最后一道关。[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25 16:52:58
  • 带着老伴照片旅行的老人

    带着过世老伴的照片去旅行游玩,想想还是很恐怖的。一个小时后,列车到达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北京。第二日一早,我赶到天安门时,安检口前已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以中老年人居多。我站在一侧,驻足仔细观望了一下天安门广场,忽然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昨天列车上的那个老人。经过简短的交流,我心中对老人的害怕已经减少了不少,在老人说自己是为了完成已逝老伴的心愿才带着照片出来旅行后,更是对其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好奇。[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31 15:05:17
  • 黑龙江畔养蜂人,优质椴树蜜只卖十几元,放蜂辛苦不挣钱

    老王的妻子是云南临沧人,他们是通过养蜂结实并相爱结婚的。就是运输费用太高了,他们这次来黑龙江,往返的运费差不多就要两万元,采蜜可以卖四万多。谈到养蜂的难处,他说在这里主要是卖不上价。这儿靠近俄罗斯,树木多,盛产优质椴树蜜,这边空气好、水好,没有污染。树木自然生长也不打农药,蜜源很好,但蜂蜜只能卖十几元一斤。[详情]

    发布时间:2020-01-01 15:49:34
  • 奔驰车在深夜里翻滚 5岁男孩安然无恙 这点很重要!

    据调查,当晚,白色大众小车有一个3岁小女孩,被奶奶抱着坐在后排。事发时,小男孩已经睡着,虽然车子翻滚了两圈,但由于有了安全带的保护,小男孩被牢牢地固定在宝宝座椅上,没有明显受伤。最后,程师傅、吴师傅分别因在高速公路上车辆发生事故时不按规定设置警告标志和在同车道行驶中不按规定与前车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负事故同等责任。高速交警提醒:建议身高不到115cm的小孩坐车时,请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详情]

    发布时间:2020-01-08 14:03:46
  • 奔驰车主维权背后的4S店潜规则:各种羊毛出在羊身上

    奔驰车主维权背后的4S店潜规则:各种“羊毛出在羊身上”“除了购置税、保险、上牌,我们还有3000元的服务费。”虽然西安奔驰车主维权事件暂时落下帷幕,但外界对于4S店购车乱象的关注还在继续。随后,各级监管部门介入调查。汽车金融服务费和汽车消费市场背后的各类潜规则重新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因为西安女车主维权事件,4月16日,上海车展奔驰展台前明显气氛紧张。[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25 13:12:19
  • 15只喵星人的大家庭,每天有说不完的欢乐还有铲不完的屎

    酱酱酱是铲屎官的第二只喵星人,也是在论坛上领养的。他们家生了三只小喵,有两只要送养,经过虫虫筛选,铲屎的成功领养了姐姐酱酱酱。希望酱酱酱在喵星人生活的开心快乐,铲屎的和家里的喵星人们都好想你。喵一龙龙是家里第一只第三代的喵星人,又是独生女,铲屎的和一屋子喵星人当时都宠她宠的不要不要的。[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27 12:54:37
  • 今年以来已查办海砂案件220起

    南方日报记者日前从中国海警局在京召开的打击海上非法采砂工作部署会了解到,今年以来,中国海警局针对海上非法开采、运输海砂行为,集中力量开展专项打击,全力推动海砂问题治理,已查办海砂案件220起,查扣各类船舶277艘、海砂217.6万吨,抓获涉案人员2483名。[详情]

    发布时间:2019-12-29 08:21:58